第一财经APP 王珍

融创中国董事会主席孙宏斌3月辞去乐视网董事长的职务后,如何尽快处理乐视网的不良资产,并寻找机会重振核心的电视业务,成为乐视未来发展的关键。

近日财务出身、擅长风险控制的融创系人马乐视网董事、总经理刘淑青被选为乐视网董事长,看起来顺理成章。

联想控股背景的李宇浩,在乐视网董事会会议中被提名为董事候选人。乐视网负责电视业务的控股子公司“新乐视致家”正在启动新一轮融资,而李宇浩在2013 年8月至2017年9月期间曾任联想控股的投资总监、互联网投资部负责人,再加上孙宏斌也有联想工作的背景,李宇浩会否为新乐视致家带来联想控股及其它互联网公司的资金,引人遐想。

乐视网副总经理金杰、谭殊近日分别因个人原因提出辞职,不再担任乐视网的任何职务。第一财经记者从乐视网相关人士处获悉,谭殊此前为乐视生态营销及客户运营中心高级副总裁,而金杰为乐视金融联席总裁。

不只金杰、谭殊辞职,新乐视智家的CEO张志伟也在乐视年度最大的促销活动“414”乐迷节前夕请“休假”。乐视网的高级管理人员流失,反映了乐视当下经营的艰难,当然也为新进入者留下了空间。

家电业资深观察人士刘步尘向第一财经记者分析说,乐视网近期的人事安排与变动不宜过度解读。目前,乐视网不管做什么样的人士安排,都难以改变今年处境更加严峻的现实。随着众多债务今年上半年纷纷到期需要还款,而乐视网的主营业务又大幅萎缩,用孙宏斌的话说“没有现金流,也没有利润”,乐视网的资金危局将进一步加深,而不是有所改善。事实上,近期出现的乐视网及新乐视智家的高管离职潮,已经对外折射出了乐视网处境之艰难。

而近日乐视网董事会会议还通过了向渤海国际信托股份有限公司申请贷款1.98亿元的议案,贷款期限为两年。该笔贷款用于偿还乐视网部分即将到期的银行贷款。

不过当下,乐视网仍面临不良资产清理难题。

乐视网4月3日晚在《关于深圳证券交易所对本公司问询函的回复》的公告中,透露了不良资产处置的最新情况。乐视网表示,公司截至2017年12月31日未触发净资产为负的情形。如果 2018 年公司持续出现大额亏损,则公司存在净资产为负的风险。

今年2月,乐视网透露2017年预亏116亿元,拟分别计提坏账准备和长期资产减值准备44亿元和35亿元。乐视网4月3日晚公告,乐视网评估项目组于 2018 年 3 月初进驻现场,预计2017年减值计提总额将与之前披露的计提总额存在一定差异,以审计结果为准。

乐视网4月3日表示,2017年拟计提坏账准备36.17亿元。截至2017 年底,乐视网应收账款账面余额71.8亿元,其中关联方应收账款账面余额为47.26亿元,占比为 65.81%。

针对非上市体系关联公司的债务问题,乐视网已与债务方达成以下三项抵债方案。一是新乐视智家以零对价,从乐帕公司获得乐视金融业务100%股权,暂时估值14亿元。二是乐视控股以持有新乐视智家约16.56%的股权进行质押,为新乐视智家取得中国民生信托有限公司贷款合计 11 亿元,现阶段乐视控股质押的股权即将进入司法拍卖程序,拍卖所得资金用以偿还非上市体系关联公司欠款。三是新乐视智家以9290万元的价格以资抵债受让乐视电子商务公司经营的乐视商城网站及相关资产。

截至2017年底,乐视网的长期资产账面余额186.1亿元,累计折旧摊销54.8亿元。在可供出售的金额资产中,酷派集团10.96%的股权,价值已跌去超过50%,将计提减值准备约4.68亿元。乐视网对手机、车联网及VR等预计未来不会带来任何经济利益的资产,拟按其剩余资产账面全额计提减值准备。

乐视网表示,2017 年下半年开始,由于乐视手机类业务经营状况恶化,乐视手机已处于停产阶段,手机类研发项目预计不会再为公司带来任何经济利益。由于公司战略调整,目前尚未结项的车联网、VR 等项目其实际研发成果对公司未来经营发展不具备现实价值,已于 2017 年下半年中止研发。 2017 年底,乐视网认为对于开发支出中核算的以上手机、车、VR 等项目的研发投入已不符合资产确认条件,从谨慎性角度出发,转入当期费用核算。

标签: none

评论已关闭

1号站 1号站 1号站 拉菲2 拉菲2 拉菲2 拉菲2 拉菲2 万达平台 万达平台 万达平台 万达平台 万达平台 万达娱乐 万达娱乐 东森平台 东森平台 东森平台 杏彩平台 杏彩娱乐 凤凰平台 凤凰平台 凤凰平台 凤凰娱乐 凤凰娱乐 凤凰娱乐 娱乐天地 娱乐天地 娱乐天地 世爵平台 世爵平台 华宇平台 华宇平台 华宇平台 华宇平台 华宇娱乐 华宇娱乐